以下轉自良醫健康網

http://health.businessweekly.com.tw/AArticle.aspx?ID=ARTL000018230&p=5

 

有天我在家中陷入昏迷,我的父母驚覺不對勁,叫了救護車把我送進急診室。急診室醫生覺得看起來不像是腸胃炎,幫我做了電腦斷層掃瞄和抽血,並要我轉院做大腸鏡,才確定我得了大腸癌!

第一次, 我有了輕生的念頭

以前的我,一直覺得自己是幸運兒。年輕的時候完全沒有壓力,家人從不要求我讀書成績要多好或是進名校;畢業以後,也很幸運的考進自己夢想中的企業,做了自己想做的工作——「航空公司的地勤」。

初期還是新人時,每天凌晨的三點半就得起床,四點二十分上班,但只有當新人時期比較辛苦,過了新人階段,之後每天都是中午上班,到晚上七點多下班。而在航空公司當地勤,當天的事完成就好,不需要把工作帶回家,甚至連每天穿的制服,航空公司都有合作的洗衣店,我連衣服都不用自己洗,當時,我身邊的同學朋友都非常羨慕我。

532be2f40e974527ef08187ad77fc8af

愜意生活好自在

我的生活很單純,不抽煙、不喝酒、不熬夜,下班回到家後,九點多就睡了,休假時,就和同事逛街、喝下午茶、按摩,有空就上健身房維持身材;我的父母親身體也很健康,也從沒要求我拿薪水回家侍奉他們,而且父親還送我一間小套房收租,我的人生一點經濟壓力都沒有。

若說我有煩惱,最大的煩惱就是:下個月要到哪玩?航空公司對員工很好,每一年都提供免費機票,還有員工票(只要付票面價格的十分之一),而我在公司資歷越久,累積的年假越多,每個月都能排休出國,這麼愜意的日子過了好多年。

 

2

飲食習慣埋下癌症的種子

在罹癌後,我想了很久,到底為什麼我會生病?唯一讓我想到不健康的事,就是我好愛吃燒肉、鹽酥雞。休假日,我最愛跟同事去吃燒肉,平常也常拿鹽酥雞或速食店的漢堡當正餐,肉乾和肉鬆是我唯一的零食,一週大約有三至四餐吃燒烤、速食、鹽酥雞。

我的母親是職業婦女,我們家幾乎餐餐都外食,而且我不吃青菜水果,就算公司提供便當,我只吃肉和飯。

在罹患癌症之前,我每天排便都很正常,早上起床後一杯黑咖啡就能排便,也沒有便祕或血便的問題,早睡早起,又固定上健身房,不抽煙、不熬夜、不喝酒,經常出國旅行,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健康的。

我竟然不知道這就是警訊!

不知從哪天開始,我常常覺得胃脹氣,脹氣一天比一天嚴重,剛開始,我先吃消脹氣的藥,但慢慢的這些藥物開始失效了,不過沒影響我的正常生活,我繼續過著之前的生活方式。

有一天,我又和同事出國玩,我開始吐。整夜每一分、每一秒我都在吐,那種吐是很恐怖的,好像要把五臟六腑都吐出來一樣,我以為我吃壞肚子,所以那兩三天,我讓腸胃休息都沒有吃,過一陣子又好了。

回到台灣後,我恢復正常飲食,但偶爾會吐得很厲害,偶爾又不會,就這樣反反覆覆的好幾個星期。在我不斷吐時,我會去醫院急診室打止吐針。

 

生命出現轉彎的那一天

2011年十二月的某天,和公司合作的體檢中心打電話給我,要我去拿體檢報告。到了醫院,我看到CEA(癌指數)與CA199(消化器官癌指數)都超標,而且超過非常多,約是正常值的三至四倍,體檢中心嚴肅地告訴我:盡快去看醫生!

但我不以為意,我認為一定是體檢中心搞錯了,我每天排便那麼正常,生活規律、也很快樂,癌症怎麼可能找上我?我想等我有空,再去別家醫院檢查好了。

在這一個月內,我反反覆覆進了醫院,每次都被診斷為腸胃炎,直到2011年十二月月底,我完全沒辦法吃東西,在家中陷入昏迷,我的父母驚覺不對勁,叫了救護車把我送進急診室。急診室的醫生覺得我看起來不像是腸胃炎,幫我做了電腦斷層掃瞄和抽血,並要我轉院做大腸鏡,才確定我得到大腸癌。

但這時我還是不相信,於是我又轉院進了三軍總醫院內湖院區,反覆做了許多檢查,包含正子攝影。還記得做正子攝影時,我偷聽到醫護人員打電話和醫生說:「肚子那一團很大、確定了。」但當時的我,完全無法接受,讓自己左耳進、右耳出。

直到大腸直腸外科吳昌杰醫師走進我的病房,站在我旁邊再一次告訴我:「你得的是大腸癌。」這時我就像第一次聽得懂人話一樣,終於聽得懂他說什麼了,我停了五秒,那五秒,我整個人發呆空白,感覺像過了一整天那麼久。

無法接受自己罹患大腸癌

我沒有掉眼淚,只是對著醫生大吼:不可能、我不相信。忘了我吼多久,醫生始終保持他冷靜的態度,等我稍微平靜、沒再大吼大叫後,他告訴我明天就要進手術房開刀,已經安排好時間,並放下手術同意書,之後醫生就離開了,病房剩下我一個人,我覺得空氣好像凝結了,而我連掉眼淚的力氣都沒有。

我好憤怒、好委屈,為什麼是我?我是個很好的人,每個月都會到廟裡去拜拜,只要朋友有難,我一定兩肋插刀,甚至路上有人乞討,我也會給他一些錢,我這麼善良,為什麼癌症會找上我?

我看不到希望、看不到未來,我沒辦法面對我得了癌症、甚至明天就要開刀的事實,我好怕,與其得癌症弄得半死不活,不如我現在就自己結束生命。我緩緩地走下床,試圖推開病房內的窗戶想要跳下去,我才發現,醫院的窗戶沒辦法完全打開,寬度連頭要探出去都很難,大概是防止像我這樣的人輕生吧。

或許是上天要我留下,想自殺的情緒恰巧被醫院的助理打斷,這時助理走進病房內想要收簽好名字的手術同意書,我看著他的眼神,不想讓他為難,只好簽下手術同意書。

因為家人分身乏術,從入院檢查到簽下手術同意書,我都是自己一個人面對,孤獨、恐懼的感覺籠罩著我。我想:如果手術失敗了,這世界還是繼續轉動,不會因為我的離開而受影響,我渺小得快要窒息了。

助理收走手術同意書後,我好憤怒,但又不知道該生誰的氣?我呆坐了好幾個小時,終於哭了。放聲大哭的我,也不知道哭了幾個小時,那一整個晚上,我的腦筋一片空白,只能不斷掉眼淚。

手術同意書原來是可商量的!

在這邊要提一下手術同意書。雖然我得的是大腸癌,但腫瘤位置在子宮後方,不論是正子攝影或電腦斷層,都沒法明確知道腫瘤是否還有沾黏到其他婦科器官。第一次醫生給我的手術同意書,上面寫可能要切除所有婦科器官,包含卵巢、子宮、輸卵管等。

我心想:如果這些婦科器官都摘除了,等到我更年期時,不知會有多痛苦?於是我告訴醫生:我要保留所有婦科器官。醫生拗不過我的請求,重新擬一份手術同意書給我,只能切除消化器官,不能切除婦科器官。然而進了手術房後才發現,癌細胞也有沾黏到輸卵管,由於我不同意切除婦科器官,醫生只好用刮除的方式,將癌細胞清除。所以在開刀前,探聽清楚醫生的技術、評價也是相當重要的。

隔天一早八點就要開刀,在迷迷糊糊中,我進了手術室,等我醒過來時,已經是下午了。我喉嚨旁脖子插著點滴管、肚子的傷口釘滿了釘子。

3

開完刀後的第三天,我才有力氣下床走動,因為癌細胞已經切除,在家人及朋友的鼓勵下,我開始覺得自己能慢慢好轉,心情上也相對放輕鬆,再加上我天性樂觀,漸漸的我走出了低潮期,殊不知、開完刀後的化療,才是通往地獄的大門。

手術同意書可以修改嗎?

大腸直腸外科吳昌杰醫師提及,手術前的檢查,有時無法百分百精確的看出範圍,因此手術同意書可能因懷疑癌細胞沾黏的其他器官,會有考量一併處理的可能,我們稱為附帶手術,手術同意書可以充分溝通後適度修改,但建議考量有效控制病情為先,不能只憑自己的意願去執行,因此找到讓自己及家人放心的醫師是重要的。

舉例來說,大腸癌的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卵巢,就需要切除卵巢,但手術同意書上病人不同意切除婦科器官,這時我們會請家屬到手術房,跟家屬解釋清楚,請家屬同意,否則手術就不能進行。而以切除卵巢為例,因為卵巢有兩個,切除其中之一不太會影響未來的婦科問題。

為什麼罹癌需要做電腦斷層與正子攝影?做太多檢查會不會影響身體?

大腸直腸外科吳昌杰醫師認為,正子攝影是屬於功能性檢查,看細胞是惡性或良性,術前不見得一定要做;一般疑似大腸癌的病人,多數會先做電腦斷層檢查。

正子攝影的檢查方式,有點類似一種標記。因為癌細胞要不斷分裂,需要營養素,而葡萄糖就是他們需要的營養素,所以我們會讓病人先打被標記的葡萄糖針,只要看到有葡萄糖訊號不斷聚集在某處,就要懷疑有癌症腫瘤;除了能判斷疑似部位是否有癌細胞聚集,感染病灶也會有葡萄糖聚集。

這兩個不論是哪一種檢查,都有放射線傷害人體,雖然目前還沒有人是因為做太多檢查罹患癌症,但檢查能少做就盡量少做。

4

5

在我罹癌後,我才體認到有人曾跟我說的一句話:「有錢的人,癌症存活率比較高」。這真的是一個現實問題,我記得在我抗癌時,醫生每說一筆醫藥費,對我來說好像是天文數字一樣。

我只能說,對於罹癌的人,身邊的親人,真的要在財務上多幫些忙。以下是我整理了罹癌期間的花費:

因為標靶藥物沒有健保給付,單一個月的醫藥費花費就要15 萬元,做化療6 個月,粗估就要90 萬元,還沒有算入平日的生活費,要長期抗癌,真的要先準備200 萬元以上。

開刀費用:約14 萬元
化療費用(健保給付):每個月約3000 多元
標靶費用(自費):每個月14 萬元
往返醫院計程車費用:一次約500~600 元(我住外縣市)
營養品(高蛋白營養品):每個月約3000 多元
自費止吐藥:每個月約3000 多元
單月總計(不含開刀費用):約15 萬元

哪裡可以找財務援助?

勞保

勞保並沒有針對癌症提供給付,但有投保勞保的人,能夠依據失能給付在手術後6 個月向勞保局申請補助,因為失能的範圍及認定不同,根據目前勞保局的規定,讀者必須去勞保局填寫失能給付表格,勞保局會向醫院調病歷,依據病況,決定理賠的金額。

公司團保

這要看自己所任職的公司有沒提供員工團體保險,如果有投保醫療險、癌症險,每一次的住院或癌症化療,就能夠依照公司所投保的醫療險申請理賠。

自己投保保險

必須要投保到住院醫療險、癌症險才有理賠;而投保住院醫療險也要買對,罹患癌症時,才能得到最有效的幫助。何謂買對?如果你擔心罹患癌症,有兩種醫療險保單一定要買,第一是住院定期醫療險,第二是壽險公司銷售的一次性給付的重大疾病險,或產險公司銷售的一次性給付癌症險。

住院定期醫療險分為日額給付及實支實付兩種,保險公司會擇優理賠。日額給付針對的是病房費用,如果只有住院,沒有做任何手術治療,保險公司多半會採日額給付的方式,依照住院天數乘上投保金額給保戶。

另一個給付方式則為實支實付,這對癌友來說最有幫助。因為實支實付中,含有一項住院醫療雜費的理賠項目,包含:醫師指定用藥、血液費、指定醫生費等,都從醫療雜費裡支出。值得注意的是,癌友最花錢的標靶藥物,也能從這一項申請理賠,不過,要拿到這些理賠金,最大的前提是:住院。

擔心保障不夠怎麼辦?

如果擔心未來罹患癌症,住院期間可能會用到標靶藥物,也擔心投保的住院定期醫療險理賠額度可能不夠,那麼最好買兩張實支實付醫療險,其中一張能以副本收據申請理賠。

所謂的副本,並不是自己拿去影印機複印一份,而是要請醫院再開一份收據,第二份收據上會蓋「與正本相符」的印章,這一份稱為副本。

再者,則是壽險公司推出一次性給付的重大疾病險,重大疾病險包含7 種疾病,有癌症(原位癌以上)、心肌梗塞、冠狀動脈繞道手術、腦中風、慢性腎衰竭、癱瘓、重大器官移植等。

目前市面上的重大疾病險多數的保額都控制在200 萬元以內,只要確定罹患這7 種疾病,就一次性理賠一筆金額,供保戶自由運用。

產險公司也有推出一年一約的一次性給付癌症險,就只針對癌症,確定罹癌後,一樣理賠一筆金額,供保戶自由運用。

該買產險公司好?還是壽險公司好?

這必須要讀者自行決定。簡單來說,產險公司只針對癌症,保費比較低;但壽險公司針對多項疾病,相同的保額,因為保障的範圍多,自然保費比較貴。而壽險公司有推出定期及終身的重大疾病險兩種,終身保障保費自然高過於定期。

我自己的財務經驗

我只能說,在生病後,我非常後悔在年輕時沒有買保險,總覺得這些事情不會發生在我身上,但意外和明天哪一個先到?我們真的無法預料。也因為我沒有任何保險上的援助,在我罹癌的那陣子,都只能靠自己過去儲蓄支付。

幸運的是,我父親早年曾送我一間套房,這幾年恰巧碰到房地產大多頭,所以我的套房增值,為了抗癌,我只好把它賣掉,將所得的資金拿去買在菁華區的套房,用每月所得的租金來繳少量的房貸、我的生活費及醫藥費等。

這三年的抗癌,我仔細算過醫療費用的支出,大概也花了200 萬元。我強烈建議讀者,在年輕時真的該買醫療險保單,多給自己一層保障,等你生病後,就沒有一家壽險公司願意接受投保了。

後記:有天我突然領悟了,或許這就是人生!

最後,我要說一下為什麼我的筆名要叫娘娘?這實在是很「戲劇性」!

罹癌那段日子,只要是化療打藥的那三天,我每分每秒只想吐,站不起來、想拉肚子,痛苦、挫折、崩潰,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有明天?從第一次打針的那一秒,我無時無刻都想把針頭拔起來。

有一天晚上,我痛苦的想,我應該從這跳下樓去?還是把針頭拔起來再也不做化療,讓老天來決定我該活多久!或許是上天聽到我的呼喚,給了我一個轉化的契機。

打藥時什麼都不能做,我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坐在電視機前,手上按著遙控器不停轉台,不知轉到哪個頻道,正播著當紅的宮廷劇,後宮的小主們為了爭奪皇上的恩寵,為了爭權奪利,天天字字心機的鬥來鬥去。

神奇的是,這部劇讓我轉移注意力,就在那兩個小時,我完全忘記跳樓這件事,雖然身體依舊不舒服,但沒有不舒服到讓人想把針頭拔起來。接下來的每一天,白天的我昏昏沉沉,不過我心裡知道,我等著看晚上電視裡的那些小主鬥來鬥去。

星期六、日沒電視看時,我就抱著希望等星期一,當然、我偶爾還會有跳樓、拔針頭的想法,但我心裡想:萬一我跳樓,我就看不到戲的結局了。而電視裡那些小主每一個都曾痛不欲生,一心求死,但經過努力,他們也都有飛上枝頭當鳳凰的一天。

有天,我領悟了,或許這就是人生,總要經過一番寒徹骨,才能聞到梅花撲鼻香,人生最重要的不是跌倒,而是跌倒以後站起來的姿勢,有沒有更美麗。

感謝電視劇裡的「娘娘們」讓我在那半年、每天兩小時,忘了身體的痛苦,並且記得為自己的人生努力,我是娘娘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辰宏&詩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